本站永久域名www.extremeyoung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外婆的作文合集九篇

极限学习网 2021-03-25 作文网 话题作文 人物作文 外婆

【精品】外婆的作文合集九篇

  在生活、学习和工作中,大家都写过作文吧,借助作文可以宣泄心中的情感,调节自己的心情。那么一般作文是怎样写的呢?下边是编辑整理的外婆的作文9篇,欢迎品阅,相信大家会喜欢。

外婆的作文 篇1

  外公是个很坚强的人,我一直这么认为。我从没见他哭过,他和我外婆的感情很好,外婆去世时我上初一,妈妈为了不影响我学习就没有告诉我。我放学回家看见空无一人的家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因此我也不知道当时外公是怎样的状态。后来我问我妈,她说“在你外婆要下葬之前,他摸着棺材走了一圈,起棺时哭了,没有嚎啕只是默默的流眼泪。”

  一直以来我都很怕外公,他对我很严厉,规矩很多。“吃不言,睡不语”“有借有还,再借不难”都是他告诫我的。每次去他们家我都不能睡到自然醒,他和外婆都起得很早,八点多我起来他就开始喋喋不休“你怎么这么能睡呢?瞌睡怎么这么多?晚上睡得也不晚啊……”外婆总是护着我“喜欢睡就让她睡嘛。”“起来我们饭都吃过了,菜都凉了,剩饭也不好吃啊。”“那就在做嘛,给她留着,来就是玩的,还不让人睡觉。”从那之后,外公就再也不叫我起床了,而我也再没有睡懒觉。

  外公眼睛在年轻时生过病还有点近视,走路都需要拐杖,所以他很少出门。外婆去我家时就要做好几天的饭,蒸一些馒头给外公当干粮。外婆在我家最多待三天,每次我都不让她走,抱着她的腿“你在玩几天嘛,玩几天再回去。”“你外公一人在家,眼睛又不好,我不放心他,回去要给他做饭啊。”

  我们家到外婆家不通车,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外婆身体好的时候经常一个人背着各种季节的吃食奔波在这条路上。

  20xx年外婆被查出肺癌,恶性。妈妈和舅舅没告诉他们实话,只是说冠心病,不严重。妈妈回家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拼命的给外婆买各种她爱吃的水果,零食。放暑假我去看外婆,她第一件事是给我找吃的,好多水果因为舍不得吃都烂掉了。等到后来她再也走不动的时候,躺在床上还在说“柜子里有水果,饼干,拿了吃啊,我一个人又吃不完,不然又坏掉了。”晚上,“我出个字谜你们猜猜啊”外公还是像以前一样乐呵呵的让我们猜谜语,然后又讲他“过去的故事”:“我年轻的时候啊,上山去放牛,牛吃草的时候,我们就烤玉米吃,那时候一口气能吃十来个,嘿嘿,现在是不行了啊。”外婆就笑他是大胃王。

  20xx年外婆去世了,外公去舅舅家住,老屋就空了。外公离开了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家,放假我就再也不用走那么多山路去他家了,坐车直接到舅舅家。到舅舅家时我看见外公搭个凳子坐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大叫一声“外公”他愣了一下“外公”“噢噢,你们来了啊,呵呵,放假啦!嗯嗯,好好,快来坐着休息一下”过一会他就问:“考的咋样啊,有几科达到优秀了?来来告诉我,我好给你奖励啊!嘿嘿”说着就从他的中山装里掏出一把零钱,相应的奖励之后,将剩下的钱又装回口袋扣上扣子“这个留着生儿子,下次又给你啊!哈哈。”

  去年上大学之前,我去看外公。买了些他爱吃的零食,给了他一些零钱“我现在还没本事挣钱,这些就当是我的心意,你要收下啊,等以后我有本事了再给你更多的。”“嗯嗯,好啊,那你就给我装兜里吧。”等车的时候我坐在他旁边,很想和他讲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就一直说“吃的给你放柜子里了,想吃就自己拿啊,等我放寒假就又来看你”看见他还穿着棉袜子,秋衣加外套就问他“穿这么厚,不热啊?”“嗯,不热不热啊,我一天就坐在这又不去哪”是啊,外公早上六点钟起来,一个人一直坐到晚上7点多睡觉,日日如此,年年如此,不走动,怎么会热呢?“你再多玩几天啊,这么着急回去啊?什么时候又来呢?要不就再玩几天啊!什么时候去学校呢?去之前有时间再来玩。”外公真是老了,像小孩子一样,我听着有些好笑,随口回答道“嗯嗯,好嘛,有时间就来了,没时间寒假就回来看你呐”那时我想着,没事还有寒假啊,寒假回来一样的,所以后来即使有时间我也怕坐车没有过去。

  上初中时父母担心影响我学习没告诉我外婆去世的事,我也只能通过邻居阿姨知道,上了大学,她还是担心影响我心情和学习,也没告诉我外公去世的消息。外公去世的那晚我还问他外公的病有没有好点,她还说“嗯,好多了”第二天我知道这个消息时,打电话给她,她还语气轻松的说“怎么了,这时打电话有事啊?”“你是不是有事没告诉我”“……”电话两端皆是泪如雨下。我没有怪他们的意思,我知道他们想的是就算我知道我也不能做什么,徒增我的悲伤。但是我最害怕的是不仅不能做什么,连最爱的人什么时候离开我都不知道,这种好像自己是身外人的悲伤。

  今早上起来刚打开手机,就收到闺蜜发来的消息: “……以后,我就没有爷爷了…… 不过,爷爷一直在我心中。” “没事,你还有我,不要太难过。”可是,怎能不难过,虽然你知道生老病死乃是常态,当自己最亲的人离开自己,想着此生经年,再也见不着他,以后也将忆不起他的笑容音貌,那个被叫做老家的地方有一天你也只能用回忆的姿态来仰望它,你悲伤、难过、无助,但你却无能为力。

  吃饭的时候想起外公,还东西的时候想起外公,看见孤独的老人想起外公……就是这样,往往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忽然想起他。想起那个弥漫花香的山路,想起玉米地里的樱桃,想起外婆背篓里的吃食,想起他们对我讲“好好学习啊,路上慢点走,放假又来玩!”想起回家前的早上,我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见外婆忙碌的身影,她是在给我们做饭呐。

外婆的作文 篇2

  外公过世后,外婆遇到烦心事或难过的坎,就会到外公的坟地上哭诉,天昏地暗哭上一天。回来后,仍是个脚步轻盈的老太太。

  外婆在外公坟上天昏地暗哭了两次。

  大舅是小学老师。二舅是国有裕民煤矿的工人。三舅耳朵不好,智力也有问题,40多了一直没娶老婆。三舅一直是外婆心中的疙瘩。外婆变着法子找人,不计条件地托人给三舅找老婆。但都没成功。

  外婆快八十的时候,她托人给舅舅收养了一个小女孩。外婆对小女孩珍贵得很,取名叫红叶。三舅什么也不懂,也不管。小红叶都是外婆没日没夜一把屎一把尿地带。舅舅们姨妈们送来奶粉和小孩衣服。外婆一律笑纳。小红叶满三岁,刚晓得喊三舅“爸爸”,外婆每天笑得合不拢嘴。谁知,一天趁着外婆不备,小红叶被生身父母偷偷带走了。那段日子,外婆到处奔走,到处叫人想办法,想要回小红叶。后来被大家左劝右劝:人亲骨头香,毕竟不是亲生的,要回来,也是强扭的瓜不甜。外婆想不通。她赶到外公的坟上,哭了一个上午。回来后,外婆再也不提小红叶了。

  外婆再次到外公坟地上哭,是因为刚过知天命的二舅去世。

  煤矿工人二舅没有死于矿难,而是死于肝癌。那个大雨滂沱的上午,得知住在矿区久病的二舅的死讯,大舅把外婆送到我家,由母亲严加看护。外婆后来敏感地意识到什么,站在高高的禾坪上,望着上游她住了一辈子的家的方向,不管不顾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二舅的小名,说自己不要活这么长寿,让阎王爷把二舅换成自己吧。

  苍老的呼喊,沿着斜风细雨顺流而下,令所有听到的人不禁动容。

  后来,二舅安葬在外公下方,外婆赶过去,伏在外公坟前,半天没有抬头。

外婆的作文 篇3

  暖是一束阳光,洒在充满希望的田野上;暖是一个拥抱,溢出满满的爱;“暖”似乎是个网络用语,但是这个字用在我外婆身上,是最合适不过了,她就是一个让别人感到很“暖”的人。

  外婆很慈祥,见过她的人都会被莫名吸引过去,说上几句话。小小的嘴巴,直挺的鼻梁,弯弯的眉毛,还有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这些是外婆五官完美的构造因素。虽然她的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但笑起来特别好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巴张开来,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总是让我感到无比亲切和温和。

  也许是因为外婆面容慈善又爱笑,所以人缘非常好,几乎整个小区的人都认识她。

  记得上幼儿园时,外婆一直在照顾我,所以幼儿园老师经常与外婆联系,闲暇时,外婆就会做一些玩具送给我的同学,并且还用到了她以前在裁缝铺的知识,缝小鱼纽扣、小挂件、小香包等,送给幼儿园的小朋友们,正因为这样,外婆的“名气”越来越大,大家都亲切地喊她“裁缝高手”奶奶。因为外婆,我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了。

  现在我长大了,外婆还是那个暖暖的外婆。记得上次和她在小区广场溜达,另一位奶奶也带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宝宝玩,外婆和她打了个招呼,便聊了起来,我就在旁边无聊地玩树叶。突然,小宝宝打了个趔趄,摔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那位奶奶赶紧跑过去把他抱起来,一个劲儿哄,可小宝宝的眼睛似乎安了水龙头,眼泪哗啦啦地流,哭得更厉害了,只见那位奶奶手足无措,一副自责的模样。

  外婆连忙走上前,问道:“有奶吗?喂他一点。”那位奶奶急忙拿出奶瓶,想给小宝宝喂奶,却发现没有奶了,摇晃着空奶瓶,她一拍脑门,说:“哎呀,我忘记出门要泡奶了,这可怎么办?”她又心急又想不出好办法,外婆摸了一下口袋的钥匙说:“我家有奶粉,我去拿。”说着拿过奶瓶就要走,那位奶奶连声说:“这可不行,不行,太麻烦了”!“要么让彤彤去吧,对!还是让彤彤去。”说着,外婆摸了摸我的头,我正巴不得去呢,正好活动一下筋骨,接过奶瓶就跑回家,不一会,又跑下楼,这时,小宝宝看着气喘吁吁的我,立刻不哭了,看到奶瓶后还笑了起来,孙子笑了,奶奶也笑了,连忙向我和外婆不停地道谢,还想给我买点小玩具,外婆笑着说:“没事,没事,都是邻居,那么客气干嘛,互相帮一下也是应该的。”外婆边说边拉着我往回走了。

  这就是我的外婆,一个普通、热心、慈祥的老奶奶,也因为她,我明白了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我也要像外婆一样,用“爱”生活,用“爱”交友,用“爱”填满一生!

外婆的作文 篇4

  走进院子,到处弥漫着绿的韵味,你会感到连空气之中都荡漾着绿的波纹,空气中也流淌着绿的气息。抬头一看,一个被葡萄叶缠满的铁架子遮挡住了看蓝天的视野。偶尔会有一丝蓝天,一束阳光拼命地往下蹿,给架子下的石头滩子织下了奇形怪状的图案,可在你欣赏这些“图案”的时候,那被风吹着的,调皮的葡萄叶又会把那些“金毛线”归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葡萄架上面还挂着许多串绿得透明的酸葡萄。每当我辛辛苦苦爬梯子摘下葡萄的时候吃到的总是酸葡萄。葡萄架的下面吊着一个外婆自制的秋千,虽然不很精致,但却是我和表弟童年时代最喜欢去的地方.

  外婆家的院子座落在郊区,在那里,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

  走进院子,到处弥漫着绿的韵味,你会感到连空气之中都荡漾着绿的波纹,空气中也流淌着绿的气息。抬头一看,一个被葡萄叶缠满的铁架子遮挡住了看蓝天的视野。偶尔会有一丝蓝天,一束阳光拼命地往下蹿,给架子下的石头滩子织下了奇形怪状的图案,可在你欣赏这些“图案”的时候,那被风吹着的,调皮的葡萄叶又会把那些“金毛线”归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葡萄架上面还挂着许多串绿得透明的酸葡萄。每当我辛辛苦苦爬梯子摘下葡萄的时候吃到的总是酸葡萄。葡萄架的下面吊着一个外婆自制的秋千,虽然不很精致,但却是我和表弟童年时代最喜欢去的地方。

  外婆家的门口有一级台阶,外公常常站在那儿。那时,每当我和表弟从幼儿园回到家的时候,慈祥的外公总会站在台阶上,手上拿着两瓶酸奶,望着从幼儿园回来的我们,慈爱地笑着,把酸奶放到我们手里,望着我们,脸上挂上了高兴的神色。然后拉着我们的手来到了秋千旁,把我们抱上了秋千,双手摇秋千。外公总是哼着同一首童谣:“摇呀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摇呀摇,就在这秋千上,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摇出了我童年的梦想。有时,秋千会被微风吹得轻轻地摇荡,时不时会有一两只小鸟停在秋千上,好像也在荡秋千呢!葡萄架旁有一条长石凳,由于长期放在这里,上面已经有很多道裂纹。一棵三角梅树站在葡萄架的左侧,上面点缀着粉红的三角梅。一群“不速之客”--蜜蜂被玫瑰小姐的清雅的淡香引来了,它们正贪婪地吮吸着玫瑰的甘露。

  雨过天晴,空气像滤过似的,格外清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雨露顺着葡萄叶的轮廓往下滴,像断了线的珠子。石头滩子上的石头经过雨水的冲洗变得更加光亮,更加可爱。一条条光溜溜的蚯蚓从湿润的泥土里钻了出来,它们探着脑袋,在泥土上钻来钻去这时,调皮的我会溜进外婆的厨房取出那把旧得生锈的铁锄头(其实应该说是我的心肝宝贝)来到院子的一块泥地上挖蚯蚓。我双手举起锄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一挖,把一块大土块翻了起来,出现了几条蚯蚓。我兴致勃勃地捉了起来,每当我发现一条较长的蚯蚓时,用手一抓,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原来,蚯蚓的尾巴断了一截(在我心目中它是残疾的),但也抓到了一些好的健康的蚯蚓,当时的我高兴极了。这时,外婆会出现在家门前,一副生气样,对我嚷道:“这么大了,还玩这种脏东西,还把这么好的一块地翻成这个样子。”我会把我的这些“劳动成果”装进一个烂木盒子里,给外公钓鱼用。外公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满手是泥巴的我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钓鱼时用璇璇挖的蚯蚓,鱼一定会上钩!”说完便转过身来,对外婆说:“她这样做是爱劳动,你不应该批评她。”外婆反驳道:“你这个老鱼翁,原来是你带坏她的,你们是同伙人!”说完,外婆外公笑了,我也笑了家总没有老鼠。许多年过去了,院子还是那么自然、那么古朴端庄。我的童年是在这座院子里度过的,这是一段我人生中最愉快的时光。外婆家的院子像一本孩童时的画册,上面画满了我童年的一个个灿烂、活泼的笑容!放在这里,上面已经有很多道裂纹。一棵三角梅树站在葡萄架的左侧,上面点缀着粉红的三角梅。一群“不速之客”--蜜蜂被玫瑰小姐的清雅的淡香引来了,它们正贪婪地吮吸着玫瑰的甘露。

  雨过天晴,空气像滤过似的,格外清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雨露顺着葡萄叶的轮廓往下滴,像断了线的珠子。石头滩子上的石头经过雨水的冲洗变得更加光亮,更加可爱。一条条光溜溜的蚯蚓从湿润的泥土里钻了出来,它们探着脑袋,在泥土上钻来钻去这时,调皮的我会溜进外婆的厨房取出那把旧得生锈的铁锄头(其实应该说是我的心肝宝贝)来到院子的一块泥地上挖蚯蚓。我双手举起锄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一挖,把一块大土块翻了起来,出现了几条蚯蚓。我兴致勃勃地捉了起来,每当我发现一条较长的蚯蚓时,用手一抓,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原来,蚯蚓的尾巴断了一截(在我心目中它是残疾的),但也抓到了一些好的健康的蚯蚓,当时的我高兴极了。这时,外婆会出现在家门前,一副生气样,对我嚷道:“这么大了,还玩这种脏东西,还把这么好的一块地翻成这个样子。”我会把我的这些“劳动成果”装进一个烂木盒子里,给外公钓鱼用。外公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满手是泥巴的我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钓鱼时用璇璇挖的蚯蚓,鱼一定会上钩!”说完便转过身来,对外婆说:“她这样做是爱劳动,你不应该批评她。”外婆反驳道:“你这个老鱼翁,原来是你带坏她的,你们是同伙人!”说完,外婆外公笑了,我也笑了

外婆的作文 篇5

  今天,也是一个中秋节月圆之夜,窗前一片漆黑,秋蝉叫的格外悲切、悲伤。

  提起凉拌莴笋尖,就迫不得已提起我的外婆,她陪着我渡过了全部幼时岁月。

  凉拌莴笋尖是一道家常小炒,既经济发展又性价比高,还十分有营养成分。花伍元钱就能在农贸市场购到两三根绿油油的莴笋尖,返回家庭装冷水清洗后,倒进煮沸的水里略微焯一下,就可以捞起来,摆盘。随后再往盘里放进蒜泥与橄榄油,少量盐和醋,还可以依据自身的口感再适度添加其他的调味品,翻拌便可食。拌凉菜好啦的莴笋尖,它的色调是浅绿色的,晶莹透亮,如同一块长条形的碧玉。夹起一块送进嘴中,一丝甘甜溢于言表,给味觉带来到一股清香。如果是在夏季服用,唇舌中间还能感受到一阵清凉。

  这——便是外婆的味儿。

  “自古逢秋悲寂寥”。在秋季,吃一盘凉拌莴笋尖,这味儿不但在唇舌中间,更在心扉中间。

  迎面吹来一阵浅浅的秋风,风中有思念的味儿,风中流动性着外婆那了解的气场。浅秋,深深浅浅的光与影——拓印下深深地的思念;浅秋,深深浅浅的絮影——呢喃着浓浓爱。

  浅秋安好!天边的您亦安好!

外婆的作文 篇6

外婆桥

  爆竹声声,不数日又是除夕。外婆家冷清久了的小院,悄悄准备着又一度的热闹。

  舅舅打电话回家,说是大年三十要外婆到城里跟他们过“小昊年初就要回学校了,所以不方便过去,妈你过来吧。”

  “你们过来吧,吃一顿中饭总可以吧?”

  “妈,我来不了”舅舅无奈的说“你过来吧,你又没什么事。”

  外婆一口回绝,她唯一的儿子。

  外婆到我家来时,我便央求外婆跟我们一起过年,外婆也是不依,只笑着说:“过年要呆在家里的。”

  “那我过年和你一起过,总行了吧?”

  “你要去奶奶家一起过的哟。”外婆又笑。

  “那么你呢,又是一个人了?”我说。

  外婆笑笑,不答,却说:“年初二过来,我给你煮水饺吃。”

  走的时候给我塞了个红包:“快18了,给你个红包。”她又笑,满脸的皱纹都放出光彩来。让我想起,许久以前,外公给我递红包的样子。那时他精神很好,身体还没有佝偻,他笑呵呵的把红包递给我,背影好像是高高的青松。

  红包里是几百块钱。总是这样,妈妈每年去给外婆送了钱,外婆又尽数包回来。

  年初二我们又一次聚到外婆家。一家人围着桌子而坐,缺了表弟,不算很团圆。但人多自有欢笑。外婆又恢复了彼时的沉默,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我们。

  男人们还在桌子上划拳,女人们收拾碗筷,小孩们却自顾自的玩闹起来。两个小孩沿着我们以前的路跑起来,洒下一路银铃般的笑。两个小孩攀在铁孔小门上,轻轻荡过四分之一个圆。外婆忙过去把他们抱下来:“门要掉了,门要掉了!”我不禁抿嘴微笑。

  饭后无所事事,打了一会扑克,便和外婆告辞。外婆像以前那样,非要送我到村口。

  一行人三三两两的走出来,背后雪未化尽得路上留下三三两两凌乱的脚印。经过拱桥,它还是背负着满身柴火,像背负着一身的命数。走过水泥桥,往桥下看,却发现曾经清澈额小溪堆满了垃圾。那些垃圾从河沿上的斜坡上倒下来,甩进河里。

  回头看,溪边的小村也早不是以前的样子。两三层的小洋房拔地而起,早掩了那些石灰糊的白墙和嶙嶙千瓣的灰瓦。外婆家的老屋,不知被埋在哪个边角里。桥头的白杨,在轻风中微微的晃,像是几声喟息。

  “元宵再过来,我给你煮汤圆。”外婆说,殷殷的望着我。

  我不答,压下那句话。外婆,我来不了。

外婆的作文 篇7

  这一辈子,我用了外婆的私房钱交了两次学费。

  第一次,那是小学二年级的上学期。因为外公把家里的钱都倾囊借给别人家的小孩交费了,而我可以利用他的职务之便先欠着学费,因为外公是个老师。

  可外公不知道的是,在刚开始交学费时,外婆就把她的私房钱拿出来让我去学校交了学费了。因为她知道每到开学时外公的钱都是倾囊借人的。说起外婆的私房钱,那都是外婆的两个弟弟来探望她的时候给她的。外婆是个好姐姐,所以甚得她弟的疼及敬爱。记得,当初外婆把她的私房钱拿出来的时候,笑着跟我说,别让外公知道,要不他又要拿去借给别人了。我相信外公是会这样做的。而我很感动的就是:外婆知道我脸皮薄,不想拖欠学费,怕我会有心理负担。

  一个月后,外公说:外公发工资了,等下拿钱给你去交学费。我笑着说:外婆早就给钱我交了。待我把件事告诉外婆后,外婆说:“你这傻孩子,告诉外公干嘛?下学期去哪弄钱交学费啊?应该把钱拿着留着下学期交学费嘛。”虽然那时候小,但是我却记得一清二楚。要是现在,我肯定拿着,然后再给你收起来。和外婆你做同盟军。

  第二次,拿你钱交学费是我中学一年级的下学期。那时,我已经回到自己的家来上学了。那一年正月初二,我记得那天你很开心。你给我了三百块,说是我家刚买了一头牛,怕我没钱交学费。那时,你行动不便。我说家里还有,就借故走开了。你见我久久没回,就很严厉去叫我:进来,不听外婆话了是不是?”听到这句话时我就走到你跟你,蹲下。你说: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外婆留着钱干什么?我无声地接下了,当时我的鼻子就跟现在一样的酸,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可是都一样的没往外流出来。因为我知道,这都是外婆你的私房钱。更感动的是,外婆,你的细心还有那颗无时无刻关注着我的心。

  在外婆你西去的第二天,家人在谈话时说到:不知道你还有没有钱藏着,因为他们都知道你弟弟每次来探望你时都会给你钱的。那时外公站出来说:没有。“她的钱都拿出来给我了。”

  其实我知道,那时候我家的日子不再像以前那样穷苦了,所以外婆你的钱一半会交给外公拿着,一半通常会帮小舅打点生活去了。外婆你从不怕舅舅们说你偏心,你看哪个儿女穷就帮哪个,这是你一惯的作风。你脸上遇事的淡定,面对着儿子从容的面容,让每个家人都折服。你行动不便,当每当知道哪个舅舅和舅妈闹矛盾时,你都只需打一通电话,舅舅和舅妈们明知是回来挨训的,也二话不说双双回家。这也是我深深佩服你的原因。

  说着说着,怎么就离开了主题了呢。这是我每当谈起外婆的一惯作风了。这辈子,我无时无刻都在向外婆学习。想着外婆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深深的感触。也从中领唔了不少的东西。私房钱,相对外婆来说,都是留着给我们急需钱的时候备用的。外婆连私房钱都是无私的,都是无时无刻地为我们的生活着想的。

外婆的作文 篇8

  外婆一直叫我毛毛。

  外婆说:“毛啊”

  我说:“外婆,我这么大了,你党政军叫我毛毛。”

  外婆笑起来。

  外婆说:“毛啊”

  长大以后,有了自己的家,就不再和母亲住在一起,不再和外婆住在一起。

  每个星期回家。

  外婆早趴在窗口看我,我远远地就看见她在窗口。

  她一定在说:“毛怎么还没来”

  这一天外婆总欢天喜地,跟在我后面说毛啊毛啊――跟我说了不少的话。

  可是晚上总要到来,我要走了

  外婆送到楼梯口:“毛啊,下全周还来么?”

  我走出大门,走到路上,回头看看,外婆具在窗口,外婆一定期说:我的毛走了

  我朝外婆挥挥手,天已经黑了,但是外婆看得见,我看见外婆看见了。

  走了已经很远,我回过头,外婆仍趴在那里。

  在送别外婆的时候,我念着蛋词,我说,从此以后,窗口空了。

外婆的作文 篇9

  外公去世以后,外婆的发就白了。她的背弯成了一道桥,沧桑岁月也悄悄地藏进了桥里。

  儿时记忆随着流年而模糊,我依靠外公的相片来铭记他的模样,而外婆则用余下的时光不停地怀念。家人把外婆从小镇接到城市,她纵有万分不情愿也只能跟随儿女远离老家。

  在城市的生活,是孤独而寂寞的。没有了那熟悉的老房子;没有了那群街坊邻居;没有了老家外公还在的感觉。每家每户都关门锁窗,楼下花园也寂寥无人,儿女们要上班,孙子孙女要去上学。

  空虚像一张巨大的网,狠狠地笼罩着她的心脏,不留一点儿缝隙,随时都有窒息的危险。

  清明未到,她迫不及待地闹着要回去。回到她生活了几十年的家,回到外公的身边。她说,他在等她回去,她舍不得让他一直等,她记得老房子里每一处都有他在的模样。

  我牵着外婆的手走在小镇的街上,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外婆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外公每次都会坐在家门口等我们回家,我一看见他就会扑到他怀里,然后听着外公外婆哈哈大笑。

  到家了,外婆安安静静地坐在藤椅上。

  大人们正忙着做艾米果,我们忙上忙下,递面团,包果子,捏花形,把蒸熟的艾米果端出来给大家吃。

  隔壁阿姨说:“你们都长这么大这么能干了,现在想来好像昨天你们还是小小的,在调皮捣蛋呢。”

  大家笑着,一转身我突然一愣,外婆坐在藤椅上目光呆滞地望着墙上外公的遗像,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岁月在她的脸上刻出了沟壑般深浅不一的皱纹,她的皮肤被无情地榨干,留下黝黑枯黄的模样。她的手不时地颤抖抽搐,我给她的艾米果也滚落在地上咧开了嘴巴,像极了一个偷走时间的魔鬼。

  往年都是外公外婆带着儿女们其乐融融地做着艾米果,我们几个姐妹在门前无忧无虑地嬉笑打闹。而今我们长大了,他们老去了。物是人非事何休,情未满时泪先流。

  我突然间想起,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带着几岁的小表弟下河堤说要去消灭河里的妖魔鬼怪。不料在河床边玩得起劲的时候,河边住的阿姨通风报信,招来了外婆。她随手在树上拧下一根粗粗的树枝把我一顿好打。并一边教育我说,河边那么危险的地方还去,万一你们有点闪失我怎么向你们爸妈交代。

  树枝一下下抽在我的身上,她滚烫的泪水也浇灌在我的心上。姐姐拿进外婆买的药膏说,你还想去消灭妖魔鬼怪,自己被消灭了一顿吧。“哼哼,以后不去不就行了。打我打得这么痛,外婆的力气怎么这么大。”我嘟着肉肉的嘴巴说。

  可是现在外婆连一双筷子都拿不稳了,她端起碗颤颤巍巍地将几粒米划到自己嘴里。我停下来不敢吃饭,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以防她的碗打碎在地上。

  她像小孩子一样把饭掉在了自己的衣服上,我把弄脏的饭捏起来放到桌子上。耳边却又好像回荡着以前外婆教训我们的话语,“不可以浪费粮食知不知道,浪费了晚上大灰狼就会把你们抓走。”

  外婆啊,现在就由我们来照顾你了。我很满足现在的生活,能自我行走的感觉已经很幸福了,甚至感激于这次的劫难。我知道祸因是我顽劣的性子,但是人就这样,不狠狠地摔一跤永远不知道改正。

  意外摔伤住院后,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治疗,甚至还需要一年或是更久的康复。亲人们一一来看望我,我笑着对他们说没事心底却因手术日期的逼近而惶恐不已。

  直到外婆赶来,坐在病床上拉着我的手说,没事,没事,马上就会好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一直压抑着的恐惧难过全都在这一瞬间喷涌而出。

  妈妈说,你们祖孙俩怎么都哭了。

  外婆用粗糙而富有安全感的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我的额头说,“不哭,不哭。”我知道爸妈为了我的事而疲惫不堪,所以我不愿再表现出任何悲伤来增加他们的负担。

  但是外婆是一道弯弯的桥,通向我心底最柔软的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