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域名www.extremeyoung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乍暖还寒时节,最难将息杂文随笔

极限学习网 2021-03-25 美文 随笔

乍暖还寒时节,最难将息杂文随笔

  这几天,天气进入早春中惯有的寒冷模式,风大,狂烈,不知收敛。

  对中原的气候并无什么特别的喜爱和憎恨,唯一不喜的,就是仿佛每个季节都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刮风,满世界的尘土都被卷扬起来,到处一片乌烟瘴气,令人烦躁至极。

  于是,犹记得在普光的那些时日里,无论呆了多久,都对那里平静至极的天气感到惊奇。冷,它也很冷,热,它也燥热,下起雨来,更是成月成月地不见太阳。可就是没有风,一年到头真的没有一丝风,一切都安和,平顺,宁静,空气里不见一丝暴戾之气。

  或许,这就是四周有山的城市的独有的福气,北方城市所不能想象与享受的福气。

  天津LNG的报告文学,拖延了不知多久,一字一句删改了不知多久,到今日终算尘埃落定。

  王主任对我自己拟的大标题不满意,踱步到黄昏六点后只剩我一人的办公室里,依旧是瘦瘦高高的,大男孩一样笑笑的,跟我讨论起标题,到底是用我旧有的柔情格调,还是他主张的雄浑激昂、一针见血的格调。

  我表面平静地与他商讨着,实际上心里慌乱至极。真的奇怪,我心里对他极为崇敬,可一到日常交流,总无法整理好自己,坦然平静面对。

  最后,小样在组版室的打印机里被打印出来,泛着微微的温度,精巧的A3纸的`大小,被拿在他手里。他垂着头,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最后飞速扫了一遍,灯光恰好打在小样上,又折射到他消瘦的脸上,让他专注审视的侧脸在那刹那意外的俊朗好看。他问我交待项目背景了么,我说在题记里写了。他将小样放到慢牛手旁给他签字,手随之干净利落地在小样上拍了一下:“好!就这样!”然后,瘦高的身影慢慢地走出了屋子。

  倒不是什么独特的瞬间,可在我心里却觉得它非凡至极。

  前几日,见他骑车带悠悠回家,一个粉红粉红的小小身影,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前面是他高高的如山的后背,遮挡了肆虐袭来的风。悠悠声音清脆,念念叨叨地和他讲着什么话,约略是书法之类的,小女孩的无忧无虑和乖巧娇柔。

  一刹那间,心底温暖而凄凉,涌起了许多怀念和喟叹,以及无法言说的感受。我,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童年,记不清了。

  所有的熊孩子都开学了,一小旁边的文具店外,开始售卖各种英语作业本、美术作业本、语文作业本、数学作业本。近20年过去,文具不知更新换代了多少批,可为何唯独这作业本还和我当年上学时一模一样,一样的风格拙朴的封面,黄色的轻薄的劣质纸张,一样丑,可是,又那么美。

  白天变长了。迎春花的花朵更密更大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