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学习网永久域名www.extremeyoung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冬天的一个早晨散文

极限学习网 2021-04-01 美文 散文

冬天的一个早晨散文

  刚入冬,我的窗前便有一只鹰,飞过来又飞过去。它无论是慢慢地飞,还是疾疾地飞,都像怀揣心事,翅膀一动不动地上升或是下降。看着它,我的梦的骨头,总是不甘示弱地斜插在没有翅膀的飞翔里。

  这些天,还有几只乌鸦也赶来凑热闹。我不相信人们对它们的咒语,我反倒爱上了它们脚下的那片雾。这是夜里升腾的.雾,天刚蒙蒙亮就被我看见。伴着被折断的灯光,我是先发现我书房里的灯光从窗口跑出去,在雾中被折断的,然后才看见雾的。乌鸦像飞机着陆一样,警觉地落在枯枝上。是啊,有时我们是需要一场从虚拟到沦陷的过程的,然后软着陆在别人的内心,测量一下那块“石头”的体温……

  昨天夜里,大雪飘零,到处是奇形怪状的白色,这时是真正地接近了空和无。冬天来了总得让自己生生病,也好拜见拜见痛苦。上帝赐给我的磨难,我是要给他面子的。比如说,我现在如何好好地度过这个冬天。

  那只鹰和那几只鸟呢?它们都干了些什么?我曾用贪婪的眼睛,看着它们嘴里衔着的小情小爱,还有它们的坚韧的翅膀。我多么希望加上我的力,把天空折断,把硬邦邦的冬天啄破。可是它们这时飞到哪里去了?

  冬天的树,让出半个世界,雪对谁的提问都不负责回答。一只老黄狗刨着岁月的根,并寻找着自己的名字。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背负着堆积了四十多年的黑色,站在雪地上异常耀眼。身边的人告诉我,他是个乞丐,他身体还有残疾,常年在这外边流浪。他站在雪地里吃雪,他一口一口地吞食着白色。他有些麻木了,动作逐渐僵硬了,后来他被无动于衷的白色吃掉……

  这件事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见,可这件事后来被彻底忘记了。再也没有人提起过黑色和白色互相吞食对方的话题,也没有人记起那个冬天里还有这样一个早晨……